江东谣(讨董会盟4)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闻言, 刚刚一甩袖子离开的孙坚, 气得一路骂道:“哼!这些乌合之众真是生我的气了!都什么时候了, 他们还乐在其中!妈的! ! 该死!” 如此谩骂的声音, 一直跟着他的脚步, 一直到了元府花园深处的一座亭子。 已经是腊月了, 元府的花园里, 青丝已浸入雪中, 飘香飘落。 只有石径两旁的青竹还在寒风中傲然挺立。 破碎的大汉江山, 犹如腊月的北国风光——冰封三尺;冷漠的皇子, 犹如寒冬腊月的万千花草——谄媚天地; 中间的根, 如青竹, 一动不动。 见此情形, 孙坚难掩悲愤, 朗诵道:“臣如万方, 君如时令;君如玄虚, 庸人在主;贤者如君。 独行寒风。” “父亲, 天道就是这样, 人尽其能, 放轻松。” 孙策劝道。 “哼, 我儿子说的有道理, 放过他们吧!” 孙坚勉强自己松了口气, “我就在联盟之上, 我儿子怎么问问题?你不认识那个周辉吗?” “父亲, 周辉是……” 话音刚落, 就被身后的“文泰哥”打断了。 父子俩回头一看, 才发现来的正是袁术。 “袁将军找我做什么?” 孙坚行礼。 “文泰哥, 别客气, 叫我高速公路就行了。” 袁术鞠躬回礼。 “公公兄, 你找我做什么?” 孙坚又问道。
        “唉!” 袁术忍不住叹了口气, “文泰兄, 请见谅。” 孙坚有些疑惑, 只好先将袁术扶起来, 道:“公公兄, 这是为什么呢?” 到时候, 我就不应该求助于杜奎, 如果我错了, 希望文泰兄见谅。”袁术说, 他愧疚式的道歉, 让一向心软但不硬的孙坚—— 心心念念, 无法拒绝:“我年轻的时候并没有针对任何人的意思, 只是急着得到董大的计划。” “问问董大的计划! 哼! 破碎的思绪。 他明明有话要说, 却又好像在担心什么。 孙坚为了打消顾忌, 答应道:“宫耀哥, 有话就说吧, 你听了以后, 一定会闭嘴的。” 说到这里, 袁术直言:“老实说你们两个,

我哥这次组织联军来骚扰董, 都是为了报复董卓那天在洛阳城追逃的仇。 我哥的心, 私仇比公仇要重要得多。而我参加讨伐董联军, 完全是为了支持大佬。文泰兄若不弃, 舒愿与兄台再结盟。 共同协助大汉。” 孙坚此时不想与袁术结盟, 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战乱岁月, 人心难测, 草木皆兵。
        如果其他诸侯知道了与袁术结盟的事情, 势必会导致盟国之间的诸多不和。 当裂痕发展到一定程度, 就会形成内部派系之争, 进而影响战略的实施进程。 其次, 这些盟约大多是不平等的盟约。 联盟契约成立后, 弱势一方往往受制于强势一方。 现在袁术的财力、军力、势力, 显然都比孙坚强。 一旦双方结盟, 孙坚肯定处于劣势, 受制于人。 第三, 孙坚不辞辛劳, 千里迢迢参加会议, 是为了铲除侗贼, 恢复大人物。 如果袁术是真面目, 真心帮助大汉, 孙坚就算受了点委屈, 也不会说什么。 不过, 如果袁术和内里不一样, 没有真正帮助大汉, 那孙坚岂不是在帮虎虎和周氏虐待。 鉴于以上三点, 孙坚想说不。 可他刚要开口, 袁术又急忙补充道:“为了表达我的诚意, 在盟约期间, 我会按照两万大军所需的物资, 每月分批供应雄台。” “啊。!” 孙坚不由愣住了。 年少时, 他还没有从镇定中回过神来, 一脸无辜的问道:“宫耀兄, 这是真的吗?” 袁术闻言, 不由“呵呵”地道:“男人说这话, 怎么可能不讲道理。父亲, 既然袁将军这么诚恳, 你就答应吧。”孙策劝道。 虽说孙坚的直觉一直在叮咛“袁术这次提出结盟, 肯定有别的打算”, 但眼前的实际利益让他不得不放手:“好吧, 只要公官兄同意就行了。” 我有两个条件, 我和兄台签订了盟约。 首先, 为了保证东联军的稳定和统一, 我还要求雄台不要公开宣布我与雄台结盟的事情。 其次, 我与雄台的盟约在雄台。 如果我发现雄台不是真的在协助大佬, 我和雄台的盟约就不再存在了。” “好, 我答应你。”袁术很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为了避免太多的夜梦, 他还说 :“等结盟结束, 我也请熊泰陪我去住处, 一起签下盟约。” 对此, 孙坚也有其他顾虑:“三千羽箭——作为立即签下的那个人。 . 有条件的话, 公公兄还要再给我分配三千羽箭。”对于袁术来说, 三千羽箭根本不值一提, 区区三千羽箭, 就可以立即换取一份立约。
        签约生效, 这在袁术看来还是很划算的, 他回应道:“好, 签约后, 三千羽箭和第一批粮草十天之内就会到达长沙县城。 ……”按常理来说, 一个既是名门, 又是太守的太子, 不应该为这个区区的凡人, 食物和草的供应, 很容易改变他的初衷, 别说这三千箭, 他应该 不为自己毁了半点回旋的余地。但在孙坚父子背后, 却有着不为人知的辛酸内幕:据市场传闻, 孙坚的祖先是至圣的战士, 孙武, 名将。 吴州。 既然是军人, 武王父子肯定会善待他的, 孙家的家世由此可见一斑。 但再大的家世, 也经不起几十代人的浪费。 家世传给他的父亲孙忠时, 已经没落了。 为了谋生, 孙忠只是一个以种瓜为生的隐瓜农。 由于家境贫寒, 没有钱孝敬上官, 孙坚年轻时的事业极其坎坷。. 三十岁前, 仅在县政府危难之际, 短暂担任过代队长; 余下的大部分时间, 他都住在县令的位置上。 为了寻找出路, 在他30岁的时候, 毅然踏上了从军镇压黄巾起义的道路。 在黄巾之战中, 他英勇无比,

常常不顾生死, 立下不少战功。 战后, 他也受到了东汉朝廷的重视。
        三十三岁那年, 长沙县发生内乱。 朝廷见其英勇战功, 任命他为长沙知府, 率领两千地方官灭乱民。 不久, 长沙之乱平息, 他也接任长沙太守。 后来, 其余的黄巾军再次起义。 当大多数封建领主支持他们的军队并停止向朝廷纳税时, 他并没有像大多数封建领主那样违抗朝廷的法令——私下扣缴税款。 十月, 董卓登基, 皇权全失。 直到那时, 他才开始违抗“朝廷​​”的法令——不再纳税。 扣除的大部分税款被用作征兵和购买武器盔甲的军费。 在这笔钱的支持下, 长沙县的守军从区区两千人​​发展到两万多人。 大肆招兵买马后, 原本庞大的军费全都荡然无存。 但是两万大军的口粮和弓箭手的箭还没有到。 无奈之下, 他只好用太守尊, 强行没收土豪和贪官的财物, 作为军粮和箭矢来支持他。 事实上, 作为皇子之一的孙坚, 完全可以通过收税来克服目前的困难——这正是大多数皇子正在做的事情。 但他以天下为重, 以民生为己任, 宁可得罪官吏,

也不愿剥削已经因战乱而苦苦挣扎的长沙利民。 随着时间的推移, 这种报国为民的高尚情操, 逐渐化作军队的灵魂, 注入到每一个孙家士兵的身上。 由于孙坚的军队严谨、训练有素,

这支以新兵为主的军队, 也在短短几个月内形成了一支强大的战斗力。         在实战中, 这支两万人的大军, 往往能够以少胜多, 以少胜多。 所以, 即便是袁绍这样手握十万余军的大皇子, 也不敢轻易招惹孙家大军。 对孙坚来说, 诸侯无论强弱, 都不足以惧怕。 数以万计的士兵和马匹每天需要的粮食供应, 才是他真正的敌人。 不行, 现在他要操心远征董所需要的粮草了。 由于转运和配给等问题, 军队进行远征时需要的粮食和草料远远超过非战争时期的正常需求。 虽然韩甫在刚才的会议上已经答应为十八万联军供应粮食和草料, 但在众人的逼迫下, 韩甫还是不得不答应了。 万一韩甫只提供几天的食物, 他就推脱, 孙军将面临军中无粮, 士兵饿死的尴尬境地。 难怪孙坚为了那微薄的食物和草。, 他不惜与袁术结盟; 难怪孙坚会为几支羽箭断掉最后的回旋余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目已做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