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农女之聂玲珑 第7章_红袖天涯_论坛_天涯社区


       第7章吃过早饭, 已是辰时, 严晟带着吴妈和小锦下了山, 留下了、小鱼照料玥儿和珑儿小姐。来到山下, 严晟很快从大树那儿, 牵着马走到了马车跟前, 套上了马套, 小锦扶着吴妈上了马车, 一行三人很快就来到了落霞镇。严晟和吴妈说了一番, 自己要进城的事, 然后让吴妈买齐了东西后, 到镇口的那个茶水摊等自己, 千万不要先回山洞去。吴妈也理解此事的风险, 告知了一番后, 严晟把马车留了下来, 自己则从马市上另买了一匹马。安顿好马鞍, 一个纵身跃上, 骑上马的严晟, 一手紧握缰绳, 别的一手挥舞着马鞭, 马儿沿着官道, 飞快地往流苏城赶了去。吴妈让马车停在了镇口的茶水摊后, 来到一旁的铁匠铺子, 指了指地上的那口一口小锅, “老板这个锅我要了, 还要一把菜刀, 和一柄锅铲。
       ”看着眼前的老太婆, 一瞬间买了好几样, 吴铁匠快乐的合不拢嘴, 想想这年头还有多少人来买锅, 这是家家户户都有的东西, 谁家要哪些个大的物件, 都是要订做的, 要不是前次那个高山村的刘家, 要嫁闺女, 来自己的铺子, 订了一口锅。此刻那里有锅卖。说道此事, 那个老刘家的闺女,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嫁成, 这个锅说啥、也不要, 最终赔了十个铜钱才完事。还好、今日总算卖了出去, 总算没有赔本。
       吴铁匠打量了她死后的小锦, 笑盈盈地说着:“老婶子、你一瞬间买了这么些个物件, 是不是有啥功德呀。”“得了!看老婶子如此面善, 我就给你廉价五文钱, 这个铁锅八十文、菜刀三十文、锅铲十五文、一共是一百二十五文钱, 老婶子、就给我一百二十文就行了。“吴妈看着的眼前壮汉, 挺憨厚的, 上身穿了一个短褂子, 显露黑黝黝臂膀, 身上还挂着一个黑布围裙, 围裙上、布满了被火星子灼烧的小洞。心想那有啥功德, 不就买个锅啥的。吴妈也笑了笑道:“那就谢谢老板了。”说完付了银钱。吴妈又试探着, 问了问面前的铁匠“老板帮我把锅搬到你周围的茶水摊可好。”“唉、好勒”说完手一提、把锅举过了头顶, 爽性的, 往一旁的茶水摊走了去。边走边说道:“老婶子, 今后家里要订做、那些个耕具啥的, 可别忘了来找我, 只需你要说得出, 还没有我吴二做不出来的, 不是我自个儿夸自个儿, 这方圆十里, 还就数我吴二做出来的铁具, 经用。”在说话间, 吴妈得知这个铁匠姓吴, 和自己同姓, 为了更好的融入这个小地方, 吴妈也热络了起来。“你也别一口一个老婶子了, 我和你同姓, 都是自家门的, 你就叫我吴婶子吧。定心吧、今后婶子需求啥, 直接就来你铺头定做。”心想、这个汉子真是真实, 在不经意间和客人撮合了生意, 顺路、还夸了自己的手工。便是这手工太好, 才让自己铺子里的生意如此冷淡。难怪吴妈心里会想这个吴二真实。吴二把锅放到了马车上, 还热心的和茶水摊的老板打了一声招待。“孟大叔、孟大娘, 今儿生意可好啊?这个是我吴婶子, 多多关照哦。”孟大娘诲人不倦的看了看吴二, “好、好、、好、、、你快回去吧。”看着远去的吴二, 孟大娘感叹道:“吴嫂子你也别疑心, 这个吴二是个热心肠, 早些年他爹老铁匠去了后, 就剩他一个人了, 这孩子便是太真实了, 这过的日子也不容易, 靠着这份手工撑到了现在。”吴妈和孟大娘聊了一瞬间。喝了点茶水, 稍做歇息。就预备脱离。动身说道:“孟大嫂, 咱们还得去在买些东西, 这个马车, 就先寄放在你们这儿, 来、这个是茶水钱, 您收好了。”说完就把钱放到了孟大娘手上。孟大娘看了看手中, 居然有十多个铜钱。惊奇的说道:“这、、这太多了, 我这茶水一碗一文钱, 你们两人也就两文钱, 这给的太多了使不得。”说着就要把钱塞回吴妈手中。这时一向缄默沉静的小锦, 也开口说道:“孟大娘你就拿着吧, 咱们的马车和马儿, 都在您这儿, 还望您多照看一番, 这些个铜钱你收好。”一旁的孟大叔看了看, 浅笑的说道:“老婆子你就收下吧, 老嫂子你就定心去吧, 咱们会照看好的。”一番客套的话、说完, 吴妈带着小锦来到了东面的集市上,

集市不大卖东西的人挺多的, 到处都可以听见吆喝声。吴妈二人来到了米铺买了十斤精米, 十斤白面。花了两百六十文, 这年头、精米和猪肉相同贵, 只要哪些大户人家才吃的起。小老百姓, 殷实点的家庭, 也只要吃糙米的份, 糙米里边, 米糠到处可见。看着手里、仅剩不多的银子, 吴妈邹起了眉头, 这钱真得省着花, 便是苦了自个, 也别苦了少爷和小姐。现在想到珑儿小姐还不省人事。吴妈的心情又失落了起来。时刻过的很快, 吴妈和小锦买了一些日子品, 看看了双手拧得满满的, 且不说那些个米呀面呀什么的, 都由米铺小二送到了西边茶水摊、孟大娘那里。吴妈还在成衣铺,

给小姐和少爷, 买了两身换洗的衣服, 自己和丫环小锦小鱼什么也没有买, 另还不忘买了两床被子。虽然已是初春, 可是晚上仍是挺冷的。吴妈带着小锦, 往镇口的茶水摊走了去, 后边跟着的, 是成衣铺送被子的小厮。此刻日头有些偏西了, 看样子已是未时末端, 街上的行人,

也逐步少了。随行的路上,

偶遇一些小贩, 担着箩筐, 匆匆忙忙的往回赶。吴妈带着小锦, 来到茶水摊, 把手中的东西, 都概括到了马车里, 小厮把被子放在马车上, 转过身鞠了一躬, “老夫人、东西都放好了。假如还有啥需求的, 欢迎再来周庄成衣铺。”看着眼前机伶的小厮, 吴妈从袖口处, 摸出了两文钱, 递给了面前的小哥道:“这位小哥辛苦了, 今后有需求, 我定会找你, 来拿着去喝个茶水。
       ”说完把钱塞到到小厮的手里。
       呆若木鸡的小厮, 望着吴妈的行为, 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接过钱匆忙地说道:“多谢夫人, 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拽着手里的两文钱心里别提多激动。他送了屡次, 制品的衣、被, 到镇上那些个有钱人家里, 没少招白眼, 更别提打赏。        自己一个月的工钱, 也就三百文, 这仍是托关系, 才找到了作业。也便是自己的这份作业, 养着一大家子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目已做标记*